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
主页 > 观察外域 >中国时报专论小恩小怨不能凌驾大是大非 >

中国时报专论小恩小怨不能凌驾大是大非

观察外域 来源:http://www.vnsr9933.com 发布时间:2020-04-27

中国时报21日林金源专论--小恩小怨不能凌驾大是大非,全文如下:

 老鹰有时飞得比小鸟低,但小鸟永远飞不到老鹰的高度。

 一个统一、自主的国家之人民,所能享受的尊严与自由,虽然偶而会因政府的失能、失德、失政而遭压抑;但是一个分裂国家或是被殖民地区的人民,长期而言,他们所能享受的尊严与自由,永远比不上前者。换言之,国家自由了,人民才有自由。国家有了尊严,人民才享有尊严。

 绿营名嘴郑弘仪最近说:当年他父亲是日本人,中国抗日是与其父为敌。因此他主张照顾其父心情,不要纪念抗战胜利。

 和郑弘仪父亲同一世代的麻豆人林书扬、台中人廖天欣、冈山人陈明忠,他们从小也都被教育成日本人,中国就是外国。他们从小要背天皇家谱,跪听天皇「教育敕语」。不同的是,林、廖、陈等人上了中学后,发现你可以和日本人打架,但绝不能打赢。你可以认真向学,但绝不会是全班第一名。他们也发现太平洋战争之后,妈祖庙都被封禁,台湾人只能进神社祭拜天照大神。原来,同样是人,但台湾人和日本人是不一样的。因为有这些刺激与体会,他们终于找回自己的国族认同,他们都期盼中国强大。战后,他们庆祝台湾光复,也纪念抗战胜利,内心毫无冲突。

 比照绿营的台独思维,林、廖、陈等人应比郑弘仪之父更反中、更仇中。因为他们分别曾因228事变以及后来的白色恐怖,被蒋政权判重刑。出狱之后,九死一生的他们却不改其志,仍以身为中国人为豪,仍翘首期盼中国的统一和崛起。

 除了前述林、廖、陈三位之外,知名小说家陈映真也被「外来政权」下狱7年。他有充分理由恨国民党,连带也恨中共与中国,进而鼓吹台独。但这个受害的台湾人却认定,中国的统一与进步才能免除两岸人民的苦难。陈服刑期间,外国人士试图救他,但被陈父婉拒。这位见识不凡的父亲说:中国人的事情,还是由中国人自己承担。

 相对于整体国族所经历的「大历史」,每一个人、家庭、小群体都有其「小历史」。「小历史」中的恩怨情仇,固然有血有肉,影响当事者的福祉,但都只是个体的微观经验。它不应不成比例地放大,甚至压倒原有的集体国族经验。小恩小怨不能取代「大历史」的大是大非,更不能用以制定公共政策和国家方向。

 遗憾的是:绿营的思考逻辑常是先决定不当中国人,再以亲日仇中为标準,选择个体经验中的小恩小怨,来塑造台独派的「大是大非」。一般民众不察,也纷纷投入小恩小怨之堆砌,帮助绿营巩固台独正当性,也说服自己服膺台独理念。独派的小恩,主要就是日本殖民政府如何嘉惠台湾,带给台湾进步与文明。独派的小怨,主要来自两蒋国民党的不当作为,「外来政权」如何「殖民」、侵扰台湾百姓。

 相较于鸦片战争以来,中国人千辛万苦追求国家的统一与富强、免受列强欺凌的「大历史」,国共两党的争斗过程就是「小历史」。内战的小恩小怨,在大是大非之前就应放下,否则与分裂国家的台独何异?国民党的反共变反华,因反共而拒统,因拒统而独台,就是小恩小怨凌驾大是大非的结果。

 保荐李登辉入国民党的经济学家、前监察院长王作荣,毕生的主要心力都在协助国民党建设台湾、对抗共产党。王晚年返乡探视,用「脱胎换骨」讚赏大陆的进步。儘管早年共产党刬去王家祖坟,王的胞弟又因劳改死在青海,但他却说:谁使中国富强,我就支持谁。历经时代悲剧的他,仍旧清明,仍把国家民族置于个人和党派之上。

 我外婆年轻时,靠着替日本人帮佣挣钱养家。日本战败离台前,雇主送她许多家俱。对于日人的「仁慈大方」,外婆心存感谢。我略识之无的父亲,幼时读过「我是台湾人,不是中国人」的课本。比照郑弘仪的标準,外婆与家父都该拒绝纪念抗战胜利。我又是受反共教育长大的,很有理由成为台独或独台。

 所幸,我见过鹰飞九天,故不愿与燕雀同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(作者林金源为淡江大学副教授)  
热门内容
小编推荐